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古琴名家

李祥霆文稿《古琴艺术特质》节选二

2020-3-10 10:05:00      点击:

我们再从现存的两千多年以来的历代文献,包括当前琴坛所能听到的经典乐曲来看,都可以充分说明古琴音乐的特质,正如唐代琴待诏薛易简《琴决》所示:

志士弹之,声韵皆有所主。

琴之为乐,可以观风教,可以摄心魂,可以辨喜怒,可以悦情思,可以静神虑,可以壮胆勇,可以绝尘俗,可以格鬼神,此琴之善者也。

 

这是唐人对当时古琴艺术社会存在的总括,既可体现所承继其前的历史发展,也符合其后至今的古琴音乐的实际。

 

20世纪50年代前后,曾经有把古琴艺术比喻为清高静雅的兰花的观点。但充满艺术光彩、崇高思想、坚定意志、真挚感情的《梅花三弄》、《流水》、《潇湘水云》、《广陵散》、《胡笳十八拍》、《忆故人》、《酒狂》、《离骚》等诸多经典绝不与兰花相类。笔者经过长时期思考,于2000年尾形成了,《琴乐之境》一篇,或可近于古琴音乐的实际:

琴之为乐,宣情理性,动人心,感神明。或如松竹梅兰,云霞风雨。或许清池怒海,泰岳巫峰。或如诗经楚辞,宋词唐诗。或如长虹丽日,朗月疏星。其韵可深沉激越,欣然恬淡。其气可飘逸雄浑,高远厚重。乃含天地之所有,禀今古之所怀。相依相比,相反相成。此其境。

 

以兰花为喻及静美说,显然都与古琴音乐实际不符。现存最早记述古琴的文献见于《尚书·益稷》:

夔曰:“戛击鸣球,搏拊琴瑟以咏,祖考来格。”

 

文字极为简短,却可以从中知道早在三千年前的夏商或更早些,曾把琴作为祭祀祖先的典礼乐器。既然是与其他乐器相配合来进行庄严神圣的敬祖典礼,所奏的音乐应是崇高稳重或明朗流畅。是对与先祖的怀念、祝愿、赞颂、祈求的心情表达,自无“静美”之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