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古琴知识

气象万千的唐代古琴演奏艺术——琴声十三象(10)

2020-4-29 10:26:33      点击:

(十)淡

淡是一种超乎现实,无意于人世间名利之心,在琴上的体现。音乐上应是曲调平缓疏简,不见表情。以今人的古琴指法讲,应无“吟”少“猱”,不用“绰”(向上滑至本音)、“注”(向下滑至本音)。“吟”是音的波动,“猱”是将长音分为较小节奏型,都有明显表情,故而应在淡之外。致“淡”之因素有二:一为心静,一为曲古。白居易《船夜援琴》诗写人心之静而令琴淡:

 

鸟栖鱼不动,月照夜江深。身外都无事,舟中只有琴。七弦为益友,两耳是知音,心静即声淡,其间无古今。

 

夜月临江,孤舟独坐,似与尘世隔绝。心如止水,万赖俱寂,已不知古耶今耶。则自为自听之琴,信手闲弹,其声自是简漫无味。

琴曲之古代遗品中有致淡者,时曲中有古意者,也可致谈。唐代传世之古曲已经不多。蔡邕虽在东汉末年,去唐未远,然其五弄《游春》、《渌水》 、《幽居》、 《坐愁》、 《秋思》已成为琴人所尚的高雅之曲。白居易甚爱的《秋思》应即此五弄之。《秋思》 应在萧肃冷清之境,方可令白居易享其淡。“淡” 于《秋思》,也颇切题:白居易在《废琴》诗中写道: “丝桐合为琴,中有太古声。古声澹无味,不称今人情。 这里所写的“太古声”是指琴中之神韵,而不必专在太古之曲。因诗中明白写出丝桐合成之琴即有太古之声,以曲而言,新作亦可得太古之声。因而曲有太古之境,其声、其琴趣则可致淡。他在《夜琴》诗中讲道:“ 调慢弹且缓,夜深十数声。入耳澹无味,愜心潜有情。”曲本已是慢曲,再缓缓弹出,又只有十数声而已,是必淡极了。既淡无味又写“有情”,乃并非琴曲有情,是白氏内心所生怀古之情,是超然物外之感。

王昌龄的诗《琴》写道:“孤桐秘虚鸣,朴素传幽真。仿佛弦指外,遂见初古人。”朴素无华亦琴之淡,故听者有神游太古,与天地初开之人相会的天真纯正之感。古人讲大音希声,顾升在《瘗琴铭井序》中也说“希声于太古”。司空图的《诗品》二十四则中的“实境”列举听琴而谓“遇之自天,冷然希音”,都说明了谈境在于音之简慢,甚而几乎没有人世之情。宋人朱长文《琴史》载白居易说:“蜀客姜发授《秋思》声甚淡”。《秋思》是白居易所最喜爱之曲。且此曲应即是蔡邕所作五弄之一,并非远古之曲,是知近古之作中,亦可以淡境为其主旨。梁肃的《观石山人弹琴序》中又讲“故其曲高,其声全....味夫节奏,和而不流,淡而不厌”。“曲高”者乃谓其高雅,“声全”者谓其严整。且又通畅不浮,淡而入心,所以不厌。“味夫节奏”并非指其有味,而是琴人体察玩味其曲的音节,把握琴曲节奏。

因之其鼓琴,音节简洁,曲调朴素。弹者心静,琴上音稀。其趣在于天然之音声,而不在于人情之表达。以琴为友,不求知音。平缓无味以至浑然超脱之境,此乃淡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