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

李祥霆大师《琴声十三象》之二“骤”

2018-7-26 21:29:15      点击:
 骤乃是强劲的情绪、激越的形象突然之展现。这种音乐艺术手法在今天许多音乐作品中使用,为演奏家精心处理和着意表现。常常是乐曲中的转折、突强突快以及忽起忽止。无名氏的《姜宣弹小胡笳引歌》诗中记写琴家开匣置琴,忽然挥手,“骤击数声风雨回”。显示出其强势出现之突然性。在韩愈《听颖师弹琴》中,昵昵之态划然而变轩昂之气。有时音乐徘徊,方“跻攀分寸不可上”之抑郁凝结,忽然如失足于云端,骤而“一落千丈强”。亦是突兀而令人惊悸之骤。

 
李祥霆大师书法 “骤”
 
       元稹之文《怒心鼓琴判》所记下之骤,亦明指其在人心所生之情中:
       甲听乙鼓琴,日:尔以怒心感者。乙告谁云:词云,粗厉之声。感物而动,乐容以和。苟气志愤兴,则琴音猛起。倘精察之不味,岂情状之可逃,况乎乙异和鸣,甲唯善听。克谐清响,将穷舞鹤之态。俄见杀声,以属捕蝉之思。凭陵内积,趋数外形....
 
李祥霆大师山水画
 
       文中说“气志愤兴”而使得“琴音猛起”,此“猛”是为突然展现所使。下文之“俄见杀声”也是突然出现。这里元稹引蔡邕闻邀他去会面的主人琴中有杀声而返,其后知是因弹琴见螳螂捕蝉而引发琴中之变的典故。此处元稹确信甲所指斥之乙琴之愤声猛起,因而断之不疑,而且判黜其职。按此文所记“乙异和鸣”可知乙之琴已脱离和平之气,而不能“克谐清响”,“穷舞鹤之态” 。内心忽有“气志愤兴”令其琴音突变。是知唐人弹琴有此为内心所使的即兴之变化。此乙之骤或非正格,但元稹所引东汉蔡邕听琴有杀声之典,以说此乙之怒心形之于琴,而令琴音骤变,则属于唐人心中所认识之骤。元稹的思想在于琴应“克谐清响”  “平君子之心”,此不多论。但元稹之判,证明乙之琴诚有其指斥之骤。
 
 
       骤为突然之意。唐代著名琴家陈拙在论述演奏诸项中说:  “亦有声正厉而骤止。”可见骤有时是突发,有时是突止,在于其突然之变。元稹所判罚的某乙弹琴粗厉之声,粗厉乃贬意所在。但陈拙又讲正厉而骤止之“厉”,表明在唐“厉声”也是琴之正格。这应是职业艺术家的谁则,是艺术中自然存在的刚劲强烈的表情。
       因之,  其鼓琴,或琴音猛起,或划然而变。风雨忽生于指下,兵戈忽陈于弦中。正厉而骤止,方升而急落。若身躯坠于云端,似心神因惊而窒息。起伏动静在于瞬间,令人魂魄为之慑。此乃骤者。
 
 
       伏羲琴院成立于2014年,中央音乐学院教授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李祥霆大师任院长。琴院致力于古琴文化推广与交流,是集古琴教学、研究、培训、雅集、演出、斫琴、古琴销售服务,兼容名人书画、太极导引为一体的高端艺术机构。
 
联系方式:
电话:010-67963600   金老师
琴润一生:18511186189  (手机号同微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