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古琴知识

气象万千的唐代古琴演奏艺术——琴声十三象(7)

2020-4-25 11:37:49      点击:

(七)广

      “广”即弹琴之气质格调雍容阔大,宽远绵长。在人,内心的音乐感觉超出身躯之外,有居高临下豁然之势。在曲,气度稳健爽朗,不限于一琴之声一室之境。李白诗《听蜀僧濬弹琴》写道:

       蜀僧抱绿绮,西下峨嵋峰。为我一挥手,如听万壑松。客心洗流水,余响入霜钟。不觉碧山暮,秋云暗几重。

      蜀僧弹琴令李白之心生汹涌之松涛,澎湃于群山之间、是已超于七弦之上,一室之内。再如《上已日燕太学听弹琴诗序》所说的“优游夷愉,广厚高明”。韩愈是听“南风”、“文王”之曲,“追三代之遗音”所得。李白是由万壑群松、长风振荡所得。在时间和空间的拓展中,其心神则相一致了。也正如元稹的《怒心鼓琴判》中所讲“凭陵內积,趋数外形”。从而可以达致如薛易简《琴诀》所提的“动人心而感神明”。伯牙子期以琴沟通心神,在于雄伟崇高之势,宽广动荡之气。唐人梁涉的《对琴有杀声判》引此典故,并强调它的峨峨、荡荡的广远之势。“朱弦促调,缘心应声。既峨峨以在山,亦荡荡而著水”,也承高山流水之峻伟广远,是其气度及意境之广所在。赵耶利说“吴声清婉,若长江留之广,绵延徐逝,有国土之风”,更明确了琴之为乐,时亦有若长江之广,而又似国士心之广的神凝气和、闲雅悠远之风。

      因之其鼓琴,气度精神宽远深厚,绵长阔大。成于心而形于声,发于七弦而充乎天地。既如山之峨峨,亦若水之荡荡。或在神而广厚高明,或在声而绵延浩淼。有时如听万壑之松,有时如亲国土之风,此乃广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