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

李祥霆之文人琴的七类音乐思想之二深情类

2018-8-12 23:16:24      点击:

 

 

       古琴音乐又常常是唐代文人深情所寄托者。在许多诗中表现了他们借琴而传递着或宜泄着深沉或深切的感情。他们把琴放在人和人之间的感情联系中。这种感情的沟通、交流,常常重于所奏的、所听的琴曲本身的内容和感情。他们的思想中心往往不是在于音乐的欣赏, 而是以此达成其感情的融礼。这正是文人琴心之特点之。这种以琴  #来寄托和联络的探情,包含着爱情、友情。有的炽热,有的艳丽,有的感伤,有的沉郁。有时情在琴中,们时琴用于情。


       感伤之情在十文人伤时感事深情寄之于琴。
       李白的诗《曲润泉》与出琴中所寄的深切感伤之情:
       拂彼白石,弹雪素琴。...客有哀时失职而听者,泪淋浪以沾襟。乃緝商繯羽,潺爱成音。
       联系眷琴人和听者的是深切的感伤。客之失意而为琴人之奏所动,以至泪流不止。即如此诗中所言,“吾但写声发情于妙指”。李白又有《古风》教1首。其第二十七首写出-位绝世美 人的孤芳自叹,寂寞怀春,希望得到理想爱情的感伤:  “燕赵有秀色,绮楼青云端。眉日艳皎月,一笑倾城欢。...手怨玉琴,清晨起长叹。焉得偶君子,共乘双飞鸾。”此诗中所写之琴,在一一怨字,乃深切之感伤所在。
       张九龄在《陪王司马登薛公逍遥台》诗中所表现的深切,是在怀念前代人物:“尝闻薛公泪, 非直雍门琴。窜逐留遗迹,悲凉见此心。.....人事已成古,风流独至今。”诗怀隋代薛道衡之悲在于不得志。诗中引雍门周以说动孟尝君亡国之感,再以琴令其悲的典故,诗人之心,在琴寄息时感事之痛的深切之情中。陈子昂的诗《同婴上人伤寿安博少府》中所写的悼亡之情,也是以琴写深切之痛:“ 金怂徒有契,玉树已埋尘。...援琴一流涕, 旧馆儿沽巾。...垂街抚琴,以寄哀思,乃是诗人知琴可以传此深情者爱恋之情,此情在唐人诗中表现甚多,常亦在深切之感中。
       诗圣杜甫有诗《琴台》,其中之琴可见此深情:
       茂陵多病后,尚爱卓文君。酒肆人间世,琴台日暮云。野花個宝靨,蔓草见罗裙。归凤求皇意,寥寥不复闻。
       诗中写出一种浓郁的浪漫之爱长久绵远,不管是当炉卖酒,还是幽台弹琴,都荡漾着美貌倩装之丽和归风求凰之爱,其事已艳,此诗亦秀。杜老的古琴音乐思想中亦有此浪漫深切之格, 可知唐人于琴,其心颇广。
       李白的诗也有娇艳的儿女之情发之于琴:《代别情人》 一诗写道:“桃花弄水色。 波荡摇春光。我悦子容艳,子倾我文章。风吹绿琴去,曲度紫鸳鸯。”其中浪漫浓丽之情,形之琴曲,呈鴛鸯之爱恋,亦感之甚深者。李白的另一首《示金陵子》,其中浓情蜜意,则又类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故事:  “金陵城东谁家子,窃听琴声碧窗里。落花一片天上来,随人直渡西江水。”更有天仙降临,梦得巫山神女之意。
       见之于南北朝的则异闻,王敬伯偶遇美女之魂,被唐人浪漫之心写成一见钟情的爱情故事,却又只有一夕之爱。但其艳丽而具深情,发之琴心,是足令人玩味者。李端在他的《王敬伯歌》中写出这样的奇缘: 
       妾本舟中女,闻君江上琴。君初感妾意,妄亦感君心。遂出合欢被, 同为交须食。传杯唯畏浅,接膝犹嫌远。侍婢奏箜篌,女郎歌宛转。宛转怨如何,中庭霜渐多。霜多叶可惜,昨日非今夕。徒结万重欢,终成一肖客。王敬伯,绿水青山从此隔。
       这首归为“琴曲歌辟”的诗所写出的浪漫之情,比之卓文君的夜奔而成就白首夫妻,更有违正统观念。是比“风求限”故事,更有动人之深情传之于琴:“君初感安意,变亦感君心。皆是自“闻君江 上琴”中所得。
       刘方平更写出两首名为《代宛转驮》的诗,代故事中人物之言,
       星参差,明月二八灯五枝。黄鹤瑶琴将别去,芙蓉羽帐惜空垂。歌宛转,宛转恨无穷。愿为波与浪,俱起碧流中。
       在这首歌里,琴成为浪漫一夕 的爱情中深心所托之物。因而王敬伯之将离,歌者以人梦俱渺而感伤。这是古琴音乐思想中其为鲜明的表现爱情的深情类。崔珏官全侍御,他的名句,《席间咏 琴客》一诗中“七条弦上:五音寒,此艺知齐白古难。唯有河南房次律,始终怜得董庭兰”,为涉猎中国音乐史者所熟知。其中充满对古琴艺术因深而常为人疏远而感慨。但是他的另一首诗所写的琴却极为浪漫而至香艳。此诗题为《和友人鸳鸯之什》。共三...琴上只闻交颈语,窗前空展共飞诗。....这里的琴已是直接表达男女之情中的亲密话语了。卢仝的诗《有所思》写出一种深切的相思之情:  “湘江两岸花木深,美人不见愁人心。含愁更奏绿绮琴,调高弦绝无知音。美人兮美人,不知为幕雨兮为朝....一往情深的怀想,以琴寄愁又恐心中所爱不能理解,发幻想如有巫山神女来会,又不知能如愿否。深切的爱恋之情以琴写出。
       尽人皆知李白在唐代诗人中最有传奇性,诗作常有气吞长虹的豪迈及纵横跌岩的幽愤。然而李白也有委婉深切的柔情寄之于琴。他在《长相思》中写道:
       日色已尽花含烟,月明欲素愁不眠。赵瑟初停凤凰柱,蜀琴欲奏驾考弦。此曲有意无人传,愿随春风寄燕然。....
       鸳鸯弦即琴上爱恋之曲。长夜无眼而以琴弹鸳能之曲,寄相思之情却又叹不知传向何人。成可能此诗见他以爱情之无人可寄以喻其才不得展,无处施。但毕竟诗中以琴与爱恋之深情相联,是知其心中之琴本可寄此情。
       在《敦煌词》 中《喜秋天》 写了一个满怀相思之情的女子发之于琴的急切心绪:“潘郎枉语多,夜夜道来过。赚妥更深独弄琴,弹尽相思破。以琴写相思之情,弄琴以至弹破相思,自是其情之极致者。《敦煌词》的另一首《五更转》的“闺思”也写了这种女子相思之深情:“一更初夜坐弹琴,欲奏相思伤妾心。”以琴弹相思而生伤感,是其情之至切矣。
       徐彦伯的《拟古三首》其三写了青楼中才艺少女的哀伤。或为怀春,或是相思:“荷花娇绿水,杨叶暖青楼,中有绮罗人,可怜名莫愁。....纤指调宝琴,泠泠哀H柔。...哀而丽,哀而柔,亦情之深。王琚的诗《美女篇》:“东邻美女宾名倡,绝代容华无比方。...请歌始发词怨咽,鸣琴-弄心断绝。借问哀怨何所为,盛年情多心自悲。须臾破颜倏敛态,一悲一喜并相宜。....名妓以琴写怨,在诗人之心中和笔下是真挚而深切的,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悲哀之情而写的。这首诗显示了唐代文人的古琴音乐思想甚为宽阔。明代宁王朱权的《神奇秘谱》序中认为贩夫走卒不可以弹琴,而更有人提出不可以对倡优弹琴。这首唐人之诗竟然写了妓女弹琴,月以赞美之笔写出,足见时代之差异的巨大。
       罗隐的诗《旅含书怀寄所知二首》共写道:“思量前事不堪寻,牢落馀情满素琴。...寂宽 谁应昂空馆,思乡时节独沾襟。所写的是在孤独寂宽中,对已逝的可珍视的往事的追忆。所生的感伤寄于琴音,乃是种具有总括性的悲凉, 是内心自省中深切情怀充满琴思。徐铉在南唐曾位至中书含人,吏部尚书,归宋又为散骑常侍。当是风云变幻的朝代更替,令他深有感慨而寄之于琴、写之成诗的。他《赋得有所思》中写道: ...忘情好醉青田酒,寄恨宜调绿绮琴。落日鲜云偏聚散,可能知我独伤心。  实是人生聚散之悲,深切之情,只有自知。
       从这些多彩多姿的琴上.深情之诗中可以看到唐代文人的古琴音乐思想中,深情的寄托和表达,是甚为鲜明浓厚而重要者。
 
 

       伏羲琴院成立于2014年,中央音乐学院教授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李祥霆大师任院长。琴院致力于古琴文化推广与交流,是集古琴教学、研究、培训、雅集、演出、斫琴、古琴销售服务,兼容名人书画、太极导引为一体的高端艺术机构。
【地址】: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
【电话】: 固定电话:010-67963600   
 琴润一生:18511186189  (手机号同微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