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

李祥霆之文人琴的七类音乐思想之五艺术类

2018-8-25 11:50:14      点击:
       文人琴的艺术类思想,是把琴作为音乐艺术来欣赏,而不是作为个人修养、社会风尚、国家理想和圣贤精神之所在。同时既寄托自己感情,又用以与人沟通思想。对于文人,此类思想主要是艺术爱好所在。如果他们自己弹琴,虽在于艺术享受,却并不要求有琴师那样的职业水准。如听他人弹琴,重心也是在于从自己的欣赏中所得到的主观感受,而不在意于弹者如何及弹琴者的艺术表现如何。
 
李祥霆大师书法作品《艺术》
 
       《全唐诗》中有为数不少的“琴曲歌辞”。这是一种文学体裁,但并不是为琴曲填词或为琴歌作词。即如唐人作《乐府》,并非为乐府歌唱所用。不同的是,琴曲歌辞主题都是用琴曲原本题目,所写内容也都是在题目所示之中。虽然有的其为明显有唱词性质,却并非实际弹琴歌唱之用。因之,可以据琴曲歌辞考所写之琴曲。从李季兰的琴曲歌辞《三峡流泉歌》  可以看到此曲的汹涌澎湃气势和李季兰对此曲的眷恋。这篇歌辞是文人听后的感想,是表达了文人的艺术欣赏眼光和品味。她所欣赏的是琴所表达的生动形象和宏伟的气势,并唤起当年在巫峡时,听巫峡之水的深刻记忆。她未写演奏者是何等人物,也未写演奏技巧的运用。全在其自己对艺术的感受:“直似当时梦中听”。而且好像感到那汹涌的波涛“一时流人深闺里”。更愿一听再听:  一弹既罢复一弹”,  沉醉于艺术欣赏之中。
       僧皎然所作的琴曲歌辟《风人松》.写出了他听此曲的感受,觉得令他心神清明而胜过名曲《流波》、《杯陵》 .继而义感到由中有感伤之意:  “何人此时不得意,意苦弦悲闻客堂”.诗中也有对《风人松》艺术表现的欣赏:“写得松间声断续”  这是音乐起伏。“含少商分点请微”,是写旋律的变化。“夜未央,曲何长”,可能是说《风人松》是首大曲,也可能是指其曲意味的隽永。  “金徽更促声泱泱”,是写音乐宽广,感情深远。此诗重心不在演奏上的表现,而在听者的感受,正是文人把琴视为艺术来欣赏所得。
       姚合的诗《武功县中作三十首》共二十八中竟有 “弹琴学鸟声”的诗句。或许其时已有人在琴上作鸟声的模拟。虽然琴曲模拟鸟声只有《乌夜啼》和《平沙落雁》两曲,但共他琴曲有时也有“水云声”(《潇湘水云》)、抛锚声(《秋江夜泊》)以及波涛,旋涡的模拟性表现(《流水》),乃是琴曲有时亦写形写声。正是因其属于艺术,方至有此。故而此诗写及的“学鸟声”,即使不是模拟,也是对乌鸣的表达,或与鸟鸣的呼应,是因其琴曲及琴心在于艺术。他的另一首诗《题河上亭》 ,又写到 “琴中有浪声” ,也是以琴 对所感的外界的艺术表达。此琴中之浪声,可以是琴之模拟滚滚波浪之声,也可以是在河上亭中弹琴,而传河流悠远之势。起伏之貌及闲难之趣。是琴上音乐令其感有水流之境,也是用琴以艺术手法来表达人对水流的感觉。
 

 
        司空图在他的《书怀》中对陶渊明的广为传颂的抚无弦琴,提出了疑问或是反诘: ..桃令若能兼不饮,我弦琴亦是沽名..此处“若能”作“怎样”  “怎能”解。即是说,陶渊明于酒深爱而又深解,却不能只意会而不实饮,故此。两句诗之意应为“陶令怎么能也不喝酒呢?那么他的抚无弦琴即可写情,也只是搏取名声而已。”反问得颇为有力。司空图将琴作为艺术来看,音乐艺术没有音乐是不能存在的,而弦乐器无弦自然也就无音可发。但如以琴为古玩,为工艺品欣赏其造型成手工,亦可不必有弦。而且以琴为古贤者制作,可寄超然清高怀古之情的文人,只在把玩之中,或陈之几十,或悬之壁间,即得其趣。当然这已然脱离了音乐的本身。故而也可以说“只作雅器已堪赏,无弦未必即沽名”。又或陶渊明能琴已久,心已深存琴的音乐情趣,抚之而不弹,亦可意会神享。能琴者停琴多时而心仍存者,并不少见。故陶令之于无弦琴,或是原本心中深有琴音琴趣,甚而深怀其艺术。
        韦庄的诗《昕赵秀才弹琴》,写的是一个尚未取得功名,也未得琴家之名的文人所弹的具有艺术性的琴曲,诗人也从赵秀才的演奏中,欣赏了多彩多姿的音乐形象。
    唐代古琴音乐思想中的艺术琴和文人琴中的艺术类,都在于以琴为音乐艺术。这两方面的音乐思想,令我们可以感知唐代古琴音乐思想中的艺术观,乃是唐代古琴音乐的重心所在。
 
 
       伏羲琴院成立于2014年,中央音乐学院教授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李祥霆大师任院长。琴院致力于古琴文化推广与交流,是集古琴教学、研究、培训、雅集、演出、斫琴、古琴销售服务,兼容名人书画、太极导引为一体的高端艺术机构。
【地址】: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路88号伏羲琴院
【电话】: 固定电话:010-67963600  
 琴润一生:18511186189  (手机号同微信)